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正式进入“阿根廷时间”。这将是本年度全球最重大和影响最深远的事件。

  诞生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G20峰会机制,可谓“十年磨一剑”。面对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世界经济发展中不确定和风险因素上升,以及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冲击国际秩序的现状,G20峰会机制能否不忘初心,再次发挥宏观协调和合作引领的作用,引发高度关注。

  总部设在沙特吉达的“阿拉伯新闻”网站称,这也许是2009年旨在解决全球金融危机的伦敦峰会以来&ldquo

;最重要的G20峰会”。

  澳大利亚G20事务协调人大卫·格鲁撰文指出,这次峰会举行面临巨大挑战,“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所有主要国家都认同关键性多边协议和机构的世界,如‘巴黎协定’‘可持续发展目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格鲁很悲观,但也很期盼:“当(人们)最需要它的时候,G20峰会就能发挥作用”,因为“它更像一个‘天气恶劣’情况下的朋友,而不是‘天气晴好’时的朋友”。

  路透社分析指出,10年前,各国面对“经济灾难”表现出的“团结情景”只存在“后视镜里”了。意思是,G20峰会机制当年政治家们立下的雄心壮志如今早已成过往烟云。

  但是,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造成的灾难仍历历在目: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将200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由3.8%调低到负1.3%。为了拯救全球经济,G20积极协调各国财政采取刺激政策,并通过多边开发银行和金融机构获得2350亿美元的贷款增加额,避免了“大萧条时期”“以邻为壑”(Beggar Thy Neighbor)经济政策及保护主义措施盛行的局面,并把自己打造成为“全球经济合作主要论坛(The Premier Forum)”。

  当年及后来的G20领导人峰会机制应对危机成功,源于其成员国的广泛代表性,源于成员国领导人对于“同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同认知,以及他们在宏观政策上的积极协调和开放合作的扎实行动。G20涵盖了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金砖国家、七国集团成员。可以说,世界上最主要经济体只要行动一致,就没有攻克不了的难题。在2008年和2009年的三次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在追求本国利益时,也兼顾别国利益。他们在竞争中寻找合作机会,在合作中谋求共赢。

  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和G20成员,中国在那场全球金融危机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对内确保本国经济不出大问题,并通过布局积极的结构性改革以增强经济竞争力;对外继续采取开放市场的举措。如从2009年2月起,中国就陆续在欧洲采购了超过人民币150亿元(合22亿美元)的商品,以刺激贸易和投资活动。

本文地址:http://www.qd-cc.com/junshiguofang/2020/0916/3070.html